我想喝一点点

红宵暖帐

是日下了场大雪。纷纷扬扬,绒羽般的雪花覆上大地,缀于青松抽出的新枝,除惊扰枝上霜露以外,诸事平和至一如往常。而张良覆着冬日的晨光醒来,银色的发丝翘起卷儿,像丝状的云。他眼里倒也无波无澜,只是睫毛垂下映出的一片阴影,常人如此,总觉得没有什么可圈可点之处。无非是普通的晨起罢了,更妄论他抿起的双唇,也真是一丝弧度也没有。很平易的,联想起冰的裂口……纵使如此。他蓬乱的发丝也恰到好处,阳光渡皮肤一层金边,顺睫毛微垂的眼角勾住被窝里的暖意,泛起红来。他不笑,无碍,怎样都生得好,那薄唇不弯,自有一番冰冻的生机。

——怎样都生得好。毕竟给予这样评价的人是刘邦,个人色彩再浓重,旁观者也无指责的余地吧。看到,此...

孤独的手风琴

妙,太妙了

Miss.Vivian:


“陀思妥耶夫斯卡娅小姐回忆录”


双陀


人物死亡注意


尝试一下理性浪漫:“一个一切都变成情感的世界。换句话说,在这儿情感都被拔高到价值和真理的地位。”想试着写一写孤独而理智之人的爱情,随性不浪漫,对彼此的爱情更像是怜悯,直到最后一刻才勇敢的言欢。



“爱情是一种持之以恒的情感。”



2月9日 天气:雪


费奥多尔·米哈伊洛维奇坐在房间角落的沙发上,捧着一本厚重的书。夜已经很深了,只剩下路灯还在执着的亮着零星...

独一无二。

大和守安定X加州清光

*有私设。
*一个关于“世界上最后一把加州清光”的小故事。

加州清光始终背对着大和守安定。

他安静的,无声无息的坐在居室中央,灯光很暗,只有星星烛火亮着摇晃着,但,就连火光也是寂寞无言的。四幕垂下的绸缎将这间房彻彻底底的与外界隔绝开来,它们镶着红色的丝线,金色的刺绣,银色的暗纹——和清光身上那件羽织无异,富丽堂皇而……

丧失生气。对了,大和守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形容就是这个,屋外是一派大好春光,莺莺燕燕相歌,晚樱争相开放。照季节算,这该是加州清光最期盼的时候,以往,每逢本丸的樱花开放,加州清光的心情总是很好,笑容也随着花绽开,大和守觉得,樱花季的清光更像是把文质彬彬的风雅刀。红眼睛的...

不好意思打Tag。反正就是一目连,他超好看

这瓶实在好闻到哭。草木混着果香,古柏林中神社巫女的感觉。

比较重要的一个学期。大概要暂停产粮四个月,回来继续跟各位愉快玩耍。MUA

我的维纳斯。

  • 王者荣耀。刘邦X张良


  • 奇奇怪怪的设定。


  • 并不是车,并不是车,并不是车。LOFTER莫名其妙的和谐让我迫不得已上了外链。这是一个七千字的甜饼。


给我三天时间,我能赶完作业写完文。我能创造奇迹,我是超级赛亚人

Rookie.

*王者荣耀手游。刘邦X张良
*架空

刘邦把车停在张良面前。刚放学回家的后者手里还拿着本厚厚的书,一双眼睛明显没往路上看,发丝都挡在眼镜框前了。饶是刘邦察言观色十分厉害,连按几声喇叭招呼张良上车,而张良这边却没听见似的避过拥挤的人群,朝着他车的反方向走的不紧不慢,颇有股气定神闲的感觉。

你明天还是不要来接我了。

昨天晚上。同样放学回家的张良与往常无异拉开了刘邦的车门,为人端正又清傲的好学生举着本杂志坐在副驾驶。安全带还没来得及系,就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。刘邦此时正嚼着口香糖,闻言倒是不惊讶,青春期的小孩子嘛,闹脾气是应该的。更何况张良这种不像个学生的学生,总会有这么突然别扭的一天,他也是何其...

奶盖,奶盖啊。

吃糖吃糖。刘邦X张良
昨天这篇糖还藏在我的简书里,不知道各位发现没有。:D
BGM:Twice 《TT》

张良最近迷恋上了校门口的奶盖茶。就是那种盖着厚厚泡沫的水果茶,温度刚刚好的热水泡得一杯馥郁茶香,雪白的奶沫撒上抹茶粉。就像在冬季冒出新芽的草丛一样,喝着喝着,被冷风冻着的心就能融化成冒泡泡的温泉水。



他一天一杯,一天一杯。张良是个生活的很三点一线的人,习惯从来都是日复一日坚持履行。以前他喜欢带着咖啡去图书馆,现在他揣着大杯奶盖,一边翻书做笔记,一边下意识的用吸管去挑泡沫上的抹茶粉,今天的抹茶更浓点,入口更甜了,他皱起眉头,突然想起刘邦是个爱吃糖的人。



他把书一合,笔记本也...

1 / 3

© 召南 | Powered by LOFTER